主页 > C汇生活 >【引渡恶法】文学人在现场:「毁掉我们的年轻人的是谁?是我们的 >

【引渡恶法】文学人在现场:「毁掉我们的年轻人的是谁?是我们的

2020-06-13 ·      
   
【引渡恶法】文学人在现场:「毁掉我们的年轻人的是谁?是我们的

2019年6月9日,一百多万香港人为反对恶法「逃犯条例」修订,齐齐走上街头,唯漠视不理,依旧试图强推恶法。6月12日,全港大罢工、大罢课,人们继续上街,试图用佔领的方式进行抗争,对面而来的,却是警察机器的暴力清场:催泪弹、胡椒喷雾、警棍,甚至子弹。不少文学人参与此过程,也对恶法、恶权表示强烈抗议,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他们观点与经历。


董启章:毁掉我们的年轻人的是谁?是我们的政权和它的镇压机器!

“Such a government is the greatest conceivable despotism, i.e. a constitution which suspends the entire freedom of its subjects, who thenceforth have no rights whatsoever.” Immanuel Kant ( Substitute “maternal” for “paternal” and that’s exactly what our CE said in her interview.) 林郑特首,我地唔係你个仔!

我们的主流传媒,早已沦丧到成为帮兇,配合政权製造出偏颇的、虚假的「新闻」。毁掉我们的年轻人的是谁?是我们的政权和它的镇压机器!

人民面对违法、非法的立法,面对自由的根本被侵害,唯有以合法的方式彰显自己作为立法者的权利和义务。人民会以自己的言论、自己的血汗、自己的身体,为自己作为立法者的尊严,和作为法律所保障者的自由,坚守到底。



韩丽珠:我们还有灵魂和心

他们说这是一场骚乱
他们说我们是一群暴徒,有计划地行动

我却不知道我们的计划,下一步是甚麽
我只知道我们要保护这个城巿
身在我们,密密麻麻的我们之中
燠热、不安、气氛紧张
我们对彼此来说都是陌生者,但只能互相依靠信任
我们拍手、呼叫「加油」、「撤回」,唱圣诗
那些我多年来不屑去唱的圣诗
却是那里唯一带着慰藉力量的声音

所有仍在金钟的人,请先回来。这政权不值得你们牺牲,没有什幺比你的肉身和生命重要。

亲爱的朋友,香港需要你们的祝福和祷告。

但我确实生起了愤恨的情绪,那幺我只能转化那情绪。从另一个角度去看,当权者应该是感到害怕,因为103万人游行是始料不及的,接下来迅速集结罢工罢课罢买行动、添马公园野餐等,也使他们乱了,才会更严厉地打压吧。明天我要早起,到了金钟如果被截查,我会因为被误认年轻而高兴,但不可高兴太久,因为要把熟记了的巿民权利练习一次──警员可以查身份证,但无权没收物品。我只须说出名字职业和在这里做什幺,其他不必回答。然后我要为自己找到一个参与这件事的位置,位置让我具有目标和感到安全。我的位置是写作者,第一身参与、观察、思考和记录。


陈燕遐:我更觉得我们的被「优待」如此荒谬

地面烟硝不曾断过,示威者一直被催泪弹驱赶,可是「撤回」之声也此起彼落,响彻云霄。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还发射了布袋弹和橡胶子弹,多人因此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。我们的平安变得如此不应该。后来听到林郑把今日发生的定性为「暴乱」,示威者是「暴徒」,我更觉得我们的被「优待」如此荒谬。


朗天:
大家都说这个政府疯了,黑警疯了。期间我再次肯定,抗争者没有害怕

五年前,岑路嚷着要去佔领区,我只敢在肯定没有冲突的时节带她去「体验」一下。这次反送中,面对一个已经启蒙的少女,一起抗争是对她起码的尊重。然而,事前怎样也想不到,我们会走得那幺前……

说时迟,那时快,催泪气体便来了,我这时才戴上口罩眼罩,笑对岑路说:「不用怕,这些嗅多一点便会习惯。」说罢我发现,她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样子。即使如此,大家也发现形势不妙,乃缓缓后退。电光火石间,身边爆破了两枚催泪弹外加胡椒喷剂,两父女涕泪齐下,跄踉逃跑。还未看清前路,竟撞到一名防暴警察跟前,幸好他没有採取行动,让我们狼狈沿路退至大会堂低座……

之后就是中环对峙。我和岑路走上前,在夏悫道往中环方向天桥上再躲避了数次催泪弹,大家都说这个政府疯了,黑警疯了。期间我再次肯定,抗争者没有害怕,他们很清楚地表达意向:要用尽方法,拖跨逃犯条例修订。



邓小桦:「掘起的砖是用来砌砖墙,不知为何我十分感动。这就是成长啊。」

观察者说,行动真的没有组织,完全是临场互动,行动者我极少认识。完全是靠BE WATER,互相信任,同进同退,在黎攞命的武力之下,撑了一整天啊。我觉得真是有进步。掘起的砖是用来砌砖墙,不知为何我十分感动。这就是成长啊。

一百零三万的民意反对逃犯条例修订,特区政府的回应仍然是播带重覆已被证伪的原有立场,并强推法例在本週中二读,完全漠视民意,刚愎自用到无以复加,简直是有心激怒巿民。晚上的警民冲突,政府必须负上全责。而香港人,是不会被这些技俩唬弄及吓怕的。


张婉雯:「她已经把自己困在谎言与妄想中,直到身死之后,直到永远。」

一个疯掉的女人,看见另一个女人在企图谋杀后委屈地流泪,宣扬着母爱,觉得啧啧称奇。怎可以这样?这比我们疯狂太多了。她的医生说,这种病人一直都存在;一旦拥有权力,他们便会病发,深入膏肓,溃烂腐臭,浑身毒血。这种病是没救的,医生说。这种病人只能困院终身;捆绑床上。又或者,她已经把自己困在谎言与妄想中,直到身死之后,直到永远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