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A素生活 >政党领袖认同可投票 18岁不宜成国家决策人 >

政党领袖认同可投票 18岁不宜成国家决策人

2020-07-12 ·      
   

政党领袖认为18岁应该拥有投票权及选举权,还认为年轻人需以成熟思维分析时事及国家课题,却还不宜成为国家决策人。

政党领袖认可18岁具投票权力,因18岁已是成人,可以考取驾照和驾车、可以结婚生子,理应享有决定公民赋予的投票权力。他们认同年轻人较偏向反对党的论调,但这是国家公民社会改革的一步。


民主行动党森州州委●何永铧 

政党领袖认同可投票 18岁不宜成国家决策人

行动党候选人没限年龄

18岁年轻人有自己的成熟思想,他们会对时下政经文教和政府政策做出评估和判断,因此不能一概而论的说,年轻人会支持反对党。

如果政府做得好,为什幺要怕年轻人的不满?更何况年轻人有自己的思想,也视地区而异,不能一概而论。


若年轻人觉得政府做的不好,在大选时以选票来表达讯息,这是他们的权力。

降低投票年龄有助于政党招收年轻人成为党员,以森行动党为例,只需满18岁就能加入成为党员,但年轻人对参政并不热衷,因此我们并没有太多18岁左右的党员。

行动党是没有年龄限制,并没有说超过多少岁才能上阵成为候选人,交通部长陆兆福于2004年竞选罗白州议员,成为行动党最年轻州议员,如今这个记录已被郭子毅以26岁中选爱极乐州议员,并受委马六甲行政议员。

未来出现Z时代的00后国州议员我觉得并非新鲜事。

马华公民社会运动局主任●吴健南律师 

政党领袖认同可投票 18岁不宜成国家决策人

修宪合时宜

马华支持这项法案,并非为了个人私利或为了政党,而是希望大马能重视年轻人的声音,马华从来没有为了争取年轻人的支持才支持这项法案。

当马华和行动党分别可接受18岁和17岁年轻人入党,却必须等待21岁以上才能上阵大选和投票,两者是缺乏联系,而政府提出修宪法案,我认为是合时宜。

未来我国出现18岁的国州议员并非新鲜事。

当18岁可投票及上阵大选,《大专法令》可能要适当的调整,包括目前大专生不不能担任政党要职,这些需要根据最新情况而做出调整,甚至18岁至21岁的年轻人依然在大专院校就读,他们在深造之余是否可以担任国州议员,大专院校是否有延毕选择,也是值得关注。

目前的法令允许国州议员有兼职,我觉得日后可增设项目,允许国州议员继续在大学深造,之余担任首相、部长、大臣和行政议员不能有兼职,是否不能是在籍大学生,这也是未知数。

民政党森州主席●锺伟兴 

政党领袖认同可投票 18岁不宜成国家决策人

让年轻人接触政治

我觉得允许年轻人早一点投票是好事,让年轻人接触政治局势,特别是年轻人都是偏向反对党,甚至在联合国都针对年轻人偏向反对党这个课题进行讨论。

我对年轻人是否真正了解政治保持质疑态度,因为18岁都是中学生刚进入大学,还未在社会磨练,他们不知道社会,没有自己经济自主权,更不知道如何搞好国内经济,因此年轻人不适合成为国家决策人。

我不是看不起他们,而是事实如此,18岁的年轻人还在深造,还没有踏入社会,岂能了解社会动向和国家课题,他们不能成为国家决策人,否则这是国家的灾难,犹如在政治投入一枚导弹。

民政党的入党年龄为21岁或以上,我相信党中央会适当的调整至18岁,因为18岁开始年轻人享投票权和竞选权。

森美兰中华大会堂主席●陈永明 

政党领袖认同可投票 18岁不宜成国家决策人

18岁已属成人

我认同投票和竞选年龄降低至18岁,因为我国18岁已属成人,可以驾车和结婚,理应享有成人才拥有的投票权和竞选权。

我对年轻人性格冲动而感到忧虑,年轻人会不会没有深思熟虑,如香港引发的返送中出现冲突,就是体现愤怒的年轻人对政策不满的例子。

我觉得年轻人投票意向是偏向反对党,他们要学会耐性和深思熟虑,不要被周围朋友影响,否则18岁投票并不会对国家带来好处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